Saturday, December 6, 2008

多謝卡臣。

再次多謝卡兄。原文及圖在此

讓我想一想如何回饋。。。

自卡臣blog轉帖:

初中同學

星期六早上,Eric獨自一人在茶餐廳,一邊看報紙一邊吃早餐,結帳後,Eric穿過球場,到附近的投注站買馬,
在行人路上,離遠有一位路人,正朝Eric迎面走過來,
他衣著老土、雙眼無神,頭髮油膩蓬鬆,
Eric覺得他很面善,但一時間又記不起他是誰?

兩人尚有幾尺身位距離,Eric終於醒起他是誰!
他是Eric的中三同學,花名叫「痙攣」,因為他行徑古怪,
傻頭傻腦,幾常被班中幾位惡霸同學取笑和欺負。
Eric是旁觀者,沒有參與欺負也沒有加予阻止。
沒有同學願意跟「痙攣」玩,長期被人孤立。
Eric中三轉校後沒有再跟「痙攣」聯絡,想不到十一年後竟會在街上再遇。

Eric立即垂下頭,唔想被「痙攣」認出,想快步擦身而過。
怎料「痙攣」突然在Eric背後,大聲嗌:「喂!你記唔記得我呀?我係『李敬聯』呀!」
Eric嘆氣:「痙攣」又傻唔哂喎!十一年後都俾佢一眼認得出!
痙攣走上Eric跟前:「記唔記得我呀?我哋一齊讀『黃鎮波紀念中學』吖嘛!」
Eric知道已經避無可避,只好跟他敷衍寒暄兩句:「咦!又會咁蹺嘅?!」

一番廢話後,痙攣問Eric:「嗱!幾時出嚟飲茶先?」
Eric:「好吖!揾日呀!」
痙攣:「俾你電話號碼我呀!」
Eric:「er......er......9458 7263呀」
其實Eric的號碼是6521 4589,一心亂講敷衍了事。

痙攣聽後,馬上取出自己的手提電話,在Eric面前按下9458 7263。
痙攣:「我而家打俾你,咁你睇番來電顯示,咪知我電話號碼囉!......我打啦!」
Eric心諗:「弊傢伙!我頭先亂吹,我電話一定唔會響過噃!」
Eric立即從褲袋中取出電話,手微微震動,扮作自己部電話響緊不過教咗震機啫,
Eric假扮按「end」鍵後,望一望屏幕,扮知道:「OK!收到啦!」
痙攣:「真係收到?咁幾多號呀?讀出嚟聽吓吖!」
Eric:「吓?......唔使啦,唔會錯嘅!我會save你個號碼......」
痙攣激動地:「哼!你講大話!我頭先根本就無打過俾你,我扮打電話俾你之嘛!」
Eric:「吓?你......你......」
痙攣:「你點解要呃我呀?!!」
Eric:「er......er......玩吓......之嘛......」
痙攣情緒激動,緊緊抽著Eric衣領不放,大力猛搖!
痙攣當街大聲質問:「點解?!點解你要咁對我?!」
Eric緊張:「放手呀!」兩人在街上糾纏起來,路人紛紛結集圍觀。

Eric唔知點收科之際,救星駕到!人群中走出一名30歲男子,一手拉開痙攣,好勞氣咁問痙攣:「你又走咗去邊呀!衰仔!」

此男士是痙攣的親生大哥,原來痙攣兩年前患上輕度精神病,服藥後病情受到控制,但近日病情反覆,這個早上阿哥正帶痙攣去睇精神科醫生。
怎料在街中被痙攣走失,幸而阿哥朝嘈吵的人群中走去,結果就找回痙攣。
及時解救了Eric的尷尬困局。

當阿哥向Eric賠過不是之際,痙攣已經悄悄走到另一個路人面前:「喂!我係李敬聯呀!你記唔記得我呀?我哋一齊讀『黃鎮波紀念中學』吖嘛!」
路人甲見狀,立即避開,痙攣馬上轉向路人乙:「喂!我係李敬聯呀!你記唔記得......」

原來痙攣病發,逢見到路人,唔理佢係邊個乜水,就上前追問:「唔記得我呀?」
其實痙攣根本就認不出Eric,只是咁啱得咁蹺捉正Eric嚟問!
Eric目送阿哥跟痙攣拉扯離開的背影,心裡苦笑。

十一年前以為痙攣只是一名傻仔,今天竟然反被他戲弄!
不其然有點意難平。
但長期受欺壓的痙攣,今天終於修成正果,真正傻了,未嘗不是一種解脫、一種自在。
不其然又戥他有點安慰。
能夠無煩惱地生活,畢竟是一種福氣。

Eric心諗這樣給痙攣誤打誤撞遇上,或然率是十分之低,
既然咁都撞到正,今日可能有機會中三T!
想到這裡,Eric在陽光下,笑笑口朝投注站闊步邁進。

送給Eric

1 comment:

  1. 你鐘意就得啦
    唔使以身相許架啦
    merry xmas & happy new year!!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