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09

少數族裔在實驗室。


忽然之間想起了,一個比較敏感的話題,就是實驗室各色人種相處之道。以我以前讀博士的實驗室來說,因為除了小弟之外,全是當地白人(全是根正苗紅的加拿大人。連美國人英國人都沒有),所以大家相處時,是比其他聯合國般的實驗室來得簡單。這當然是極端;多數其他的實驗室,是來自五湖四海之能人異士。由於實驗室地方淺窄,加上習俗言語不同,衝突便隨之而來。

有一些美加的實驗室,也很有趣,是全由外國人當博士後,尤其是來自中國或中東的。教授通常都是來自外國,但也不一定,也有當地白人的。或者有人會認為這很好啊,他們也會欣賞少數族裔的才能。但是我可以很老實的說,這通常代表那教授是很會剝削壓搾。因為他們知道,這些歷盡千辛萬苦拿到工作簽證的外國少數族裔,是不會因任何不公平而發聲的。如果教授也屬同一族裔便尤甚。這些博士後會有一種異常的感恩心態,認為能來到外國已屬萬幸。"少許"苦頭是沒所謂的。也因為人生地不熟的關係,在當地沒朋友沒娛樂,當然只好日以繼夜的守在實驗室.....

因為我的舊老闆是整個學系的Vice Dean,所以這類個案我時有所聞。舊老闆甚至很疑惑的問我,為何也是來自中國的教授,會特別壓搾同國來的博士後(走法律罅削薪資)。她說:I thought he would give them special treatment。我只有苦笑回道:well, yeah, it is special indeed。

8 comments:

  1. 黃皮樹嘛,不熟不食

    正因為對自己人的暸解,所以欺壓起來更容易。

    悲哉悲哉。

    ReplyDelete
  2. desertfox,

    想幫佢哋,但喺人哋又唔要,只好每天都看着他們喺pizza店做兩更兼職。。。

    ReplyDelete
  3. 你工作的lab好勁!

    聯合國的工作環境?
    咁你同黃皮膚爭一口氣啦!

    ReplyDelete
  4. 唉,欺凌其實無處不在呀!大有大欺,細有細欺!

    ReplyDelete
  5. 中國人的劣根性'物傷其類'可惜!
    還好有兼職,聽聞中部的餐飲業很靜啊~

    ReplyDelete
  6. sigh... Seriously.. I don't have positive feelings about Asian professor.. It's so true that they are more harsh to Chinese male PHD students.

    ReplyDelete
  7. Seroiusly.. Eric.. It's so sad reading this!! It ruin my day!! damn!!

    ReplyDelete
  8. damn I am so sorry la if I have ruined your day! But now you know.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