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4, 2010

倫敦遊:博物館。

收到了博物館寄來的會員証,才記得好像還未寫完上年的倫敦遊。
第一次到倫敦,走馬看花,博物館只逗留了數小時,真的不能滿足我這個博物館癡。這次一個人去,就可以毫無顧忌大看特看了。
剛好有兩個特展,Montezuma及印度宮廷畫。前者有綠松石人頭面具,而印度宮廷畫是歐洲首次展出。 買門票時,售票員游說,不如索性加入museum friends,三十多鎊一年,所有特展免費,購物吃喝又有九折,每年又有四次只限會員的open evening,而且剛好是同一晚上。我這兩張門票已經是一半會員費,現在加入就最合時啦。
就是這樣就被踢了入會了。哈哈。
當晚的open evening的確有很多活動。有學者講解展品。我聽了一場講Sir Percival David的陶瓷。說起鬥彩公雞碗,講者竟然說,雞是機會之意(雞機國語同音)。咁都得?我還是以為雞是五德之禽,所以才會用上。幾乎想舉手問。 當晚還有韓國姑娘彈伽倻琴(類似古琴)。用ipod錄了一段。
video
Sir Percival David Collection 是新開的中國陶瓷展覽館,沒記錯的話,宋瓷數量是僅次故宮博物院的。電子化展品介紹,按入號碼,就會顯示出簡介來。又用ipod錄了一小段。
video
晚上的博物館靜悄悄。走過埃及木乃伊展館,陽氣明顯不足,有點陰風陣陣。

Sunday, February 7, 2010

小觀察之六。

去了一趟海港城,才知道原來Club Monaco是可以與Gieves and Hawkes等可望而不可即的名店相提並論。
原來我以前在加國常常去名店!

Friday, February 5, 2010

小觀察之五。

說起黐脷根,其實我懷疑是不是我的耳朵有問題。很多次我真的聽不懂,要對方再來一次,尤其是電話對答。
好像現在的廣東話是變快了,一串音一氣呵成。可能我說的,已經成為羅文腔也不一定。
「這是港式廣東話。」友人如是說。

Wednesday, February 3, 2010

小觀察之四。

香港不單只是店舖商場多,就連店舖內的售貨員也多。一個男裝部,賣休閒服的有兩三個,賣上班用的有三四個。站在門口黐脷根地好像是說歡迎光臨買一送二的又有一兩個。真的要請這樣多的售貨員?為何要說那麼多黐脷根的播帶似的廢話?

Monday, February 1, 2010

小觀察之三。

何時香港的餐館開始用一個保護套子套在椅背上的衣服?
簡直是偉大發明。從來都未看過。
第一次見識了,還給人笑「你真大鄉里」。